而今渐晚

个人记录用。

狗镇(Dogville)

我是在上周六的晚上看完的,周一去学校讲了,同学很震惊地问我:“这还不致郁吗?”

我在看电影的时候确实有感到难过的时候,但是说之后很难过却是不至于。如果你一直都模模糊糊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的话,就谈不上致郁了,只是叹息。

影片多次把女主比作苹果,也多次出现了“伊甸园的苹果”这个词。在伊甸园里,亚当和夏娃摘下了苹果,因而从天堂来到了人世。我没有了解过,但是必然有人会认为——不光是蛇,苹果的红色也在引诱人把它摘下来。然而,如果人一开始就有把苹果摘下来的渴望呢?每个人都不是那样的干净,无关乎学习,我一直认为这是天性。

再者,女主出现在狗镇,就如一个苹果,或者说是一块肥美的鲜肉出现在兽群中,疑心病重的兽群一开始小心翼翼,到后来越来越得寸进尺,越来越放肆。而女主毫无防备。

这群人中,我觉得汤姆斯是一个很特别的人,并不是说他有多么优秀,而是他比狗镇中的其他人都来的道貌岸然,他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,以一个道德家自诩,把狗镇所有人的道德问题都扛到自己肩膀上,然而在一次次求欢被拒后,他不止一次地暴露出卑鄙的嘴脸。想要做圣人姿态,想到连恶毒都要为自己找一个借口。

我在B站的评论下面有看到有很多人喷女主白莲花,而我觉得并不是这样子的。“白莲花”这个词我觉得本来就带着绿茶和脑残的意思,然而女主并不是这样的。全电影让我反复看的片段只有女主和她父亲的谈话,这也是我觉得这部电影最有趣的地方,也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。

如果说狗镇扮演的角色是罪人的话,那么女主扮演的就是圣人了。狗镇给她的第一印象实在太好了——一位亲切的男士救自己于水火,并愿意让她在这镇上居住,镇上的居民也冒着风险让她在这里留下。这样的印象也许在小瓷人被打碎的时候就被打碎了,然而女主个性中神性的那部分却任由这种印象蒙蔽自己,甚至到最后她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了这是一个怎样腐烂着的地方,却没有去深思,没有去相信。

一位圣人总是准备好去给予,于是他将面临人们无止境的索求。

而且女主的父亲还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,他说:“你才是真正傲慢的那个,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开始了原谅,连认错的机会都不给他们。”这句话让我想,狗镇的居民会到后来这样子,除了他们内心深处本就有腐烂的地方外,也与女主的放纵有关,因为她一直准备好去原谅。

在最后反杀要开始的时候,女主的父亲对她说了一句话:“你学得太多了。”我觉得是女主一开始性格中的神性太重了,太过傲慢了,于是或是机缘巧合,或是有意安排,女主来到了狗镇,学到了兽性的一面。

一半圣人一半野兽,这是人。

一半神性一半兽性,这是人性。

到最后,女主已经是一个足够优秀的人了。

评论

© 而今渐晚 | Powered by LOFTER